专访东京鞋履改制名所 Recouture:拆过这麽多鞋,Off-White 联名款最不值那个钱

2019 年 11 月 18 日

运动时尚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在这球鞋泛滥、汰旧换新速度之快的年代,人们忙於追逐新品,却罔顾堆积如山的旧鞋;人人都在追求同样几双当红款式,却仍想拥有独一无二的鞋;於是造就鞋球改制风气之盛行。先前我们已访问过红遍欧美潮流圈的怪鞋创作者 Nicole Mclaughlin,这次,则是两个来自日本的知名球鞋改造单位—  Recouture 以及 Shoetree。

东京知名鞋履改制名所 Recouture,专精於客制化改造球鞋,创始人 Shun Hirose(广濑俊)致力让消费者的球鞋更加实用与舒适,因此其订制重点着重於「鞋底」。 Shun Hirose 善用靴子、皮鞋的鞋底,如 Vibram、 Commando Sole 等材质替换球鞋原有的鞋底,为球鞋注入更高端的风貌,多年来累积的客户遍布全球,开创 Recouture 独特的订制鞋之道,如今更与 Nike 等知名大场合作。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/B4kGFPNAy3o/

另外,以「Shoe tree」之名广为人知的日本艺术家 Kosuke Sugimoto,以利用废弃、二手球鞋融合植物的创作闻名,基本上是「球鞋盆栽」的概念。其灵感源自於占据老旧建筑物的苔藓和藤蔓,让生生不息的植物为废弃球鞋注入新生命。球鞋与植物的共生需至少花费三至五年水解「劣化」的过程,让苔藓等植被得已完全交融於鞋面,每件作品所需之时、精神、耐心,都一再彰显他所坚持的日本职人精神。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/B3Iyln3gptf/

我们有幸受 Nike 之邀,亲自访问到 Recouture、Shoetree 的两位主理人,此篇专访共分为上下两部分,一探他们的改制创意与球鞋碰撞的背後,藏有什麽独到之见解,以及他们对球鞋现况的看法。

 


Recouture 主理人 Shun Hirose

.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 

HR:什麽时候开始从事球鞋改造?
.

Recouture/ Shun Hirose :「大概 13 年前开始从事修理鞋履,4 年前才真正开始改造球鞋。」


 

HR:有先学过相关专业工艺吗?
.

「最初还在上学时,曾在鞋子修理店打工,一边跟师傅学习基本的技术,到後来觉得自己有一定基础後,离开打工的店,开始上一些专门的课程,学到更深入的知识後,试着加入自己的想法与创意,再自己钻研鞋子的构造、制作工艺。」


 

HR:可否向我们介绍整体改造的流程?
.

「先把鞋底切割开後,进行打磨,接着再根据客户需求或自己的喜好选择皮革沿条,再选中底,再利用 stitch down 技术将两者结合,增加鞋子的耐用性,最後才再加上大底的缝合。」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
 

HR:你心目中最容易、最难改造的鞋款是?
.

「比较简单的是一些皮质质感的,如 Nike Air Force 1、Cortez 这些,因为它们本身已具有一定的轮廓,所以很简单就能制作,但是如 Flyknit 这类材质比较松动、变化性高的,你改造时没办法保证它们能保有本来的形状,因此制作的过程更加困难,这类鞋款改造後的外型可能会和本来有点出入。」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
 

HR:平均改造一双鞋大概会花多久时间?
.

「我们告知客人每双鞋的订制时程是两个月,但我们会同时制作很多双,批次进行同个步骤,所以这样要估算单一一双鞋的制程时间,很难给出确切的数字,没有计算过。」

 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
 

HR:接收过这麽多客制化需求,有没有遇过最印象深刻的改造案例?
.

「我自己认为有个过程特别有趣,我们基本上一定都会按照顾客的订单需求改造,就长期累积的经验来看,我们会判断这双鞋可能的样貌,但很多需求我们一听就知道最後成果会不好看、不应该这麽搭,不过没办法,因为客户已经下单了,我们只能照做。」

「但在制作的过程中,每一步都会有些微的改变,不可能每双都一模一样,到最後,我们有时反而发现成品意外地好看,这也会成为我们未来推荐给顾客的搭配,所以每个改造的过程都很有趣。」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
 

HR:很多人透过 Instagram 接触你的品牌,你怎麽看到现在社群的现况?
.

「一开始在 Instagram 放上自己的作品时,会发现渐渐得到一定的关注和认可,社交网路确实提供了所有想实现梦想的人一个管道,肯定能帮助人们的作品获得曝光。但另一点,触及的受众如此广大,也导致很多国外的改制创作者会模仿、抄袭我们的作品,心里难免会感到不平衡,但目前都还在可接受的范围。」

「毕竟在客制化改造鞋的领域,我们的工艺和创意仍属全球数一数二的,这不是在网路上看看照片就能模仿得了。」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
 

HR:那现在这麽多人都在从事改制,你最大的特点为何?
.

「因为我 13 年以来,都专注於同一件事。」

「刚开始绝对会面临不熟练的过程,例如什麽部分该用多少胶量?一厘米的距离该社几个穿孔、几针?什麽样的皮革或面料,会造成什麽样的误差….太多太多问题,都是需要靠经验累积,不断重复同件事以後,才能抓到做工精准的诀窍。影响我很大一部分的也是日本传统的匠人精神,再简单的订单,我们也坚持当做艺术品去处理,对每个细节的要求会比别人高出许多。」


 

HR:你拆解过这麽多鞋,有没有发现哪些价格高昂的鞋,但做工和品质根本不值其价格?
.

「有客户拿过 Off-White 和 Nike 的联名款来改,我在改造的时候,其实觉得它蛮不值这麽高的价格。」

「对我自己来说,我是完全拒绝购买任何炒价过或第三方转售的球鞋,因为在发售时的定价就已经代表这双球鞋本身的价值。」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
 

HR:球鞋对你来说的意义?是创作工具抑或是有什麽价值?
.

「虽然球鞋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但这其实它们已成为我生活的重心,我无时无刻都在思考着球鞋的问题。」


 

Shoe Tree 主理人 Kosuke Sugimoto

.

photo by Heaven Raven

 

HR:何时开始利用植物与球鞋创作?为什麽?
.

Shoe Tree:「大概两年前开始,其实把植物种在球鞋里早已不是什麽新鲜事,很多人都有在做,只是我做得更具美感罢了。」


 

HR:有没有遇过哪双鞋,美到让你舍不得拆解它?
.

「我选用的改造鞋一定都是坏掉、老化或无法再穿的鞋,如果本身球鞋状态很好、还耐穿,我基本上不会拿来做改造。」


 

HR:这些改造的球鞋大多从哪里来?
.

「网路拍卖、别人送的,或我自己去收购一些穿坏的鞋子。」


 

HR:一双鞋大概需要花多长时间制造?
.

「要依球鞋的坏损程度而定,若以平均来说,我一天最多只能改造两双,只要超多两双,集中力一定会下降。」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/B3N5iEqACVJ/


 

HR:你有想要藉由你的创作传达环保的理念吗?
.

「其实我本身并没有想刻意去谈环保,但也希望大众能透过我的作品,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。」

 

 


 

HR:很多动画也有描述类似末日後动植物再次大量兴盛的情节,这对您的作品有任何启发吗?
.

「影响我蛮深的是宫崎骏的天空之城,片中描绘的有机物、无机物都繁盛地生长,还有过往的废墟、末日来临的情节,其实是我设计的灵感启发。」
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/B1m7HiVgGv1/


 

HR:为什麽 airmax 频繁出现在您的作品中?
.

「首先,airmax 是我本身很喜欢的鞋款,另外它也很受大众的欢迎,包括 95、97 很多人都有,生产的量之大,所以自然也就搜集到比较大量的 airmax,并没有刻意挑选。」


 

HR:除了以球鞋作为载体以外,是否想涉及其他创作品项?
.

「目前没有。因为我没有穿皮鞋的习惯,对高跟鞋也完全不熟悉,所以其他品项我都没考虑过。」


 

HR:球鞋对你来说的意义?
.

「就只是鞋子,没了(笑)。」

 

 

 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
()
x